只有日光還唱歌。

這裡是雩鵲。
可以叫我阿鵲或鵲子,或其他只要我知道是在叫我就可以了的稱呼。

隱居狀態的話嘮,更新緩慢。
近期同人二創以薰嗣、山坂、鶴一、維勇為主。
找文請用歸檔與TAG。
若有什麼想法都歡迎告訴我 :)

Hush

EVA衍生。
薰嗣(Q組)。
行動派的雙向暗戀。



Hush。






「晚安,薰君。」

在柔軟的床鋪裡伸展著疲憊的肢體,雙腿在棉被上輕滑而過,真嗣微微翻了個身,望向坐在另一側還亮著桌燈的書桌前的渚薰。他看著那有些暈黃的桌燈光線將渚薰的身影襯托得比白日時要來得柔和了幾分,眨了眨眼,一如以往的出聲道著晚安。

他的音量不大,但對於他們算不上多大的寢室內來說也已經足以讓渚薰聽見了。那本來正低頭讀著書的身影微微側過了身看向他,背光讓真嗣看不太清楚渚薰的表情,但回應他的依然是熟悉的在夜晚聽起來格外溫柔的嗓音。

「嗯,晚安,真嗣君。」

聽見了渚薰的回應,也許還朝他笑了一下,挪了挪枕頭的位置,真嗣在放鬆的應了聲後就闔起了眼來,將渚薰的身影與暈黃的光線隔絕在眼皮之外,只留下一點模糊的殘影若隱若現。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總是比渚薰要來得早睡。

距離他們一起滅了燈,爬上了各自的床鋪,互道晚安的那時已經過去太久了,真嗣也有些分不清到底是他提早了睡覺的時間,還是渚薰延後了就寢的時候。

一片靜謐中,真嗣只聽得見那偶爾的翻頁摩娑聲,即使不用睜開眼看,他也知道渚薰帶著眼鏡,專注的閱讀著的模樣看起來會是如何。

那從來也曬不黑,象牙般白皙的膚色會被桌燈的光線染上了些許的暖黃色,微微下滑的鏡框正好掩住了那纖長得能令許多女孩羨慕的睫毛,但是那也只是從前方看來而已,如果是從側面或斜後方,就能看見渚薰眨眼時,睫毛如蝶翅輕搧的樣子。

修長的手指扣在書緣,在輕翻過頁的時候偶爾會不小心發出了微弱的聲響,不是很擾人,相反地,在寂靜的夜晚中聽起來更是加深了安穩的感受,催人欲眠。

儘管睡意已經低迴盤旋著將要降落,真嗣卻依然還沒真的入睡,他的意識像隨風飛揚起來的羽毛一樣在那片沉靜中輕盈的飄浮著,又像是被纏了線,拋進了湖心的魚餌,在平穩的水面上泛起淡淡漣漪,起伏不止。

沒有等待太久,他很快的就聽見了那聲熟悉的清脆聲響──像是眼鏡被摘下,鏡架相擊時會發出的聲音,又或者可能是鏡框與桌面觸碰的聲響,他不確定是哪個。

細碎的腳步聲逐漸朝他靠近,真嗣能感覺到那本來還由於點亮的桌燈而不完全真的是一片漆黑的眼前在此刻迎來溫柔的黑暗,他明白是因為被擋住了光源的緣故,也知道是為什麼。

說不上陌生的溫柔撫觸一如既往的從眉眼開始,真嗣並不感到詫異。闔上的雙眼被輕柔撫過,讓他不由得仗著夜色的庇護,在眼皮下微微轉動了雙眼。

沒有停留得太久的指尖沿著他的鼻樑往下游走,來到他的嘴唇。指腹輕摩著他的唇瓣,眷戀似的流連不去,真嗣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怎麼在那樣曖昧的撫摸下還能忍住不動的,但是很快的手指就從唇瓣上移開了,下一刻他所迎來的是比起手指要更加柔軟,也更加溫熱的觸碰。

真嗣是知道的,渚薰總是會在他睡著後來吻他。

他也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的事。一開始總是小心翼翼猶如羽毛般輕柔的短暫一點,之後渚薰會微微往後退開,或許是在觀察著這樣的舉動是不是驚擾了他的沉睡,直到確認了他的呼吸依然和片刻前一樣,沒有任何改變後,渚薰便又會再低下頭來。

那頭銀髮垂落到他的臉上,隨著渚薰的移動而搔弄著他,與那在他唇上一下又一下,讓他不禁感到有些心癢的唇瓣相接一同帶來一股難以言喻的酥癢。

真嗣察覺到渚薰的輕吻似乎也隨著日復一日的熟練而逐漸變得大膽起來了,不僅是停留得愈來愈久,甚至開始加重了力道,不再只是那樣幾乎難以察覺的輕觸,而是更有存在感,能夠感受到渚薰唇瓣溫度,甚至是那呼出的熱燙氣息。

溫熱的吐息散落在他的唇上,唇瓣一下子由於那樣的舉動而變得濕潤起來,真嗣以為自己應該會克制不住的顫抖起來,但是他的耐力卻比他自己想像得還要好,他在耳邊聽見血液加速流動,他無法控制的怦然心跳聲,可是他的呼吸起伏卻依然輕緩而悠長,就像是個熟睡著的人該有的那樣。

「……真嗣君……」

伴隨著那溫柔的悄聲低語,真嗣感覺到渚薰輕輕的將他的頭髮往耳旁撥,指背輕掃而過他的臉頰──那向來是結束的信號,真嗣本來正等著聽見渚薰再次向應該熟睡著的他道晚安,而他也終於可以放心的沉入夢鄉裡,但他這次等到的卻不是那聲問候。

指腹輕壓他的下唇,讓他不得不隨著那樣的舉動微微張開了雙唇,隨後渚薰的唇就又再度貼了上來,像是不滿足於單純的唇瓣相接,渚薰在加深了觸碰的力道後,忽然就伸出了舌來輕舔他那由於待在冷氣房中而微乾的唇。

真嗣能聽見他的床鋪在承受了新添的重量時發出的嘎吱聲。

像是在品嘗著什麼似的,渚薰的舌尖緩慢的沿著唇線舔舐,在徹底的濡濕了他的雙唇以後,也只稍微退開了一下,就又再靠了上來。舌尖放肆的滑入他的口中,試探般的摩擦起他的舌。

「嗚……」

真嗣在避無可避的被渚薰纏繞住舌尖微微吸吮起來時,忍不住蹙起眉頭出了聲。聽見了他的低吟,渚薰隨即往後退了開,安撫似的來回的輕撫著他眉間的皺褶,在他的呼吸又逐漸平緩下來,下意識的微微側過臉貼上那溫柔的撫摸著他的掌心時,也許是覺得他又沉沉的睡著了,那一度離開的唇就又再湊了過來。

不再嘗試那或許可能會吵醒他的大膽舉動,渚薰只是將舌探入,謹慎而克制的輕輕舔弄著他的嘴裡,偶爾讓舌與舌交疊在一起,緩慢的摩擦起來。從被舔弄的地方生出的快感讓真嗣幾乎要呻吟出聲,他之前從沒想過原來這是如此舒服的事,分明就只是舌與舌的彼此觸碰而已,卻能夠帶來從體內深處竄起的酥麻感受。

好不容易在真嗣也不知道究竟過去了多久以後,彷彿總算是嚐夠了,渚薰才呼吸有些紊亂的往後退,放過了一點也不知道在這麼繼續下去,自己會不會忍不住就回應了起來的真嗣。

「……晚安,真嗣君。」

在他的唇上落下蜻蜓點水的一吻,渚薰輕聲的說,而後才悄然的起身離開了他的床鋪。

真嗣聽著自己那鼓動得像是就要跳出胸膛的心跳,在察覺按鍵開關的聲響,以及渚薰爬上床掀開棉被的那陣窸窣聲後也還聽了自己的心跳聲好一會,才緩緩的睜開了眼來,恍惚的望著那終於真正降臨到他們寢室裡的一片漆黑。

──晚安,薰君。

凝望著天花板,真嗣輕輕的眨了眨眼,儘管在心底如此無聲的回應著渚薰,但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接下來到底還睡不睡得著了。





真嗣漫不經心的看著他的手指落在書頁上的影子,漸遠漸長,陰影模糊了文字的形體,然而此刻他的注意力也已經不在那上頭了。目光掃過桌上的時鐘,耳邊彷彿能聽見時間流逝的聲響,似乎該是上床睡覺的時間了,但他忽然不太確定該怎麼做。

渚薰現在也依然持續著日復一日,似乎已經成為慣例的睡前親吻。只是並不再繼續深入,也不一定總是會進行到之前令他不小心就失了眠的那種程度,更多的時候都是唇瓣間的摩娑輕觸而已,那樣濕潤而懷揣著渴求的吻並不常出現。

真嗣覺得他們是朋友之上,但是他不知道現在的他們到底又該算是什麼。渚薰會悄悄的來吻他,而他沒有拒絕。渚薰心裡想的和他的是一樣的嗎?他知道的僅是渚薰做的事情而非原因,但是更麻煩的是,他不明白自己在想什麼──

注視著筆尖在紙上劃出的墨色軌跡,拾起了在恍神之間不小心就滾落在地的筆,真嗣好不容易才把差點出口的歎息化作了無聲無息的輕吁。像這樣的事情,要持續到什麼時候呢?如果他一直沒睜開眼,會就這麼繼續下去嗎?

身後不遠的動靜讓真嗣停下了毫無進展,愈想愈是如入五里霧中的思索,一轉頭就看見了渚薰闔起了書起身的模樣。

「咦?……薰君要睡了嗎?」

「嗯……總覺得今天特別累,剛才差點就打起瞌睡了呢……」渚薰邊說邊打了個呵欠,朝真嗣露出一個帶著幾分睏倦的微笑,「真嗣君還不睡嗎?」

「誒……唔嗯,明天要交的習題還剩一點沒做完……」加重了按在書上的力道,隨口找了個藉口,真嗣努力的不要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太過慌張。

「需要我幫忙嗎?」

「沒關係,我只是太晚開始寫了……再一下應該就會寫完了。」眼見渚薰似乎就要走了過來的模樣,真嗣連忙搖了搖頭,雖然他的拒絕快得讓渚薰有些疑惑,但也只是眨了眨眼,隨後就被另一個呵欠給轉移了注意力。

「嗯嗯……那就晚安了,真嗣君。」

「……晚安。」

一下子失去了光源,真嗣望著那在渚薰關了桌燈後霎時變得難以看清的另一側,突然意識到也許看在渚薰眼裡一直都是這副景象,意料之外的立場調換讓他有種奇怪的感受。

不想讓渚薰起了疑心,真嗣克制著收回了視線,轉過身面對著他那實際上早已完成的習題發了一會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直到身後不遠的動靜逐漸平息下來後才輕輕的起了身。

隨意的闔起了書,也沒打算收拾散亂的桌面,真嗣有些無措的躊躇了一會。在只剩下一盞燈的室內,他的存在忽然變得如此的鮮明,他的影子無處不在,埋藏起來的欲望也被唯一的光源放大到無法忽視的地步。

渚薰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來吻他的嗎?並不是因為黑暗能夠掩蓋一切,也不是彷彿能融蝕一切的黑暗釋放了拘束自我的束縛,而是在光影之下,自己的欲望清晰得無從隱藏。

迷茫的望著自己的影子在牆上悄悄的移動,緩緩的走到了渚薰的床邊,真嗣注視著渚薰那似乎由於疲憊而很快就睡著了,安穩放鬆的睡臉。

柔和的光線勾勒著那張真嗣至今所見過最好看的容顏,纖長的眼睫毛在眼下落著淡影,真嗣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注視著渚薰的眼睫毛,他總是在被親吻的時候能感覺到有纖長的眼睫毛在他臉上輕刷而過的微癢感受。

還有渚薰的唇。

他從不知道渚薰的唇形是什麼樣的,他不可能盯著渚薰的唇看,那樣太奇怪了,即使是渚薰開始在夜晚來親吻他之後,他也沒有這麼做過,那很可能會讓渚薰察覺到什麼。

但是就算他從沒真的好好的觀察過,他也明白渚薰的唇觸碰起來的感覺,以及渚薰的舌──在那些為數不多的,深入的吻,是如何的濡濕了他的唇,靈巧的探入他的口中。

湧上腦海的記憶讓真嗣不由得深呼吸了口氣,現在轉身就走,裝做什麼也沒有發生過的回到自己的床鋪上也不是不行,但是他本來就不是為了回想這些事情才來到渚薰的床前。

在床邊蹲下了身,真嗣小心翼翼的將雙手撐在床鋪上,緩緩的朝毫無所覺的熟睡著的渚薰湊近。也許是緊張的緣故,真嗣從沒如此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心跳聲。

手指不由得攢緊了床單,輕輕的觸碰著渚薰那有些乾燥的唇瓣,他模仿著記憶中渚薰曾對他做過的舉動,甚至是試著伸出舌來輕舔。分明是他主動做出的事,從舌尖傳來的感受仍是讓他難耐的顫抖了起來。

心跳的聲音實在是太吵了,幾乎要讓他無法聽見渚薰輕淺的呼吸起伏。渚薰是懷著什麼樣的心情在做這件事的,他似乎稍微能夠明白了一些。

他又感覺到了那股他被渚薰親吻時,從體內竄起的感受,其中又還混雜了一些他分不清楚的其他東西,像是不安,以及期待,又或者是渴望。

真嗣本來以為欲望應該都是熾熱得讓他頭暈目眩,劇烈的喘息起來的事物,可是實際上這些情感卻像水一樣,在無聲無息中漫過一切阻礙,朝根本不擅水性的他侵襲而來。

儘管明白逗留得愈久就愈是要承擔會讓渚薰醒來的風險,哪怕心裡有個聲音在說著不該這麼做,但在欲望之前,他依然以渚薰也這麼對他為由而屈服了。

隨著一次次的觸碰而逐漸加深的渴望讓真嗣一再的將唇輕貼了上去,他不會也不知道該怎麼像渚薰那樣的親吻,所以他只是節制的放任自己感受渚薰唇瓣的柔軟觸感。

──怎麼可能不喜歡他。

如果渚薰在每個夜晚都是這樣的來吻他,那怎麼可能不喜歡他呢?反覆的在光影中直視面對自己的渴望,一再的檢視與確認自己的心,如果不是因為真的喜歡,在第一次的嘗試後就該停下這樣的舉動了。

「我……」

直到渚薰真正向他告白以前,沒有勇氣先說出口的答覆被以輕得近乎氣音的方式消融在唇瓣摩娑間,真嗣緩緩的往後拉開了距離,正打算起身離開,一雙手卻忽然制止了他。

在來得及驚愕以前就先被拉到了床上,真嗣睜大了眼看著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過來的渚薰微紅著臉朝他揚起嘴角,那雙赤眸隨著笑意在一片昏暗裡逐漸亮了起來。

「真嗣君……我喜歡你。」

耳畔傳來每個夜晚總能聽見的熟悉悄聲呼喚,以及他不久前才明確意識到的回覆,儘管一點也不覺得冷,真嗣卻忍不住顫抖了起來,反射性的瑟縮著想往後退,但被那雙帶著渴望的眼睛凝視著,他便像是忘記了原本想做什麼,連同畏怯一起被拋到了腦後,只是任由渚薰輕輕的將他往下勾。

第一次不再只是被動的接受親吻,也不再是單方面的主動觸碰,感受著屬於渚薰的氣息縈繞著他,真嗣在被挑開牙關,任憑渚薰將舌往內探入,肆意的纏繞舔弄起來時,低聲的呻吟著,將手指伸進了渚薰的髮裡微微揪住,伸出舌來回應了渚薰

那樣的吻不夠溫柔,一點也不像真嗣曾經想像過的,真正意義上的初吻該有的樣子。但卻正是他所期盼的,足以填滿他的渴望,來自渚薰的吻──令他無法克制的想要更多。

舌尖交纏著摩擦彼此,從觸碰到的地方擴散開來的感受讓真嗣不得不放鬆了身體,將全身的重量交給渚薰,儘管只是親吻而已,摟在他身上的那雙手什麼也沒做,真嗣仍是在被渚薰翻身壓在床上時,有些無措的喘息著望向渚薰。

「薰君……」

他想也許該出聲說些什麼,好比說坦誠自己其實沒有睡著,又或者是除了滿足好奇心以外似乎就沒其他意義的去問渚薰究竟是在什麼時候醒來的,但才張了口,渚薰的吻就又落了下來。

指尖溫柔的抬起了他的臉來,細碎輕柔的吻隨後就散落而下。每一個吻都伴隨著渚薰的一句輕聲告白。他不再只是對他說晚安了,那些過往在出口之際就被替換成一句晚安的話語全都恢復了本來的面貌。

承接著那些言語之後的情感,真嗣輕輕的闔起了眼來,伸手摟緊了渚薰。也許他還有些話不得不坦白,或者有些問題不得不問,但是現在他什麼都不想說。


fin.


一點也不爽朗,散發著黏糊糊的費洛蒙的Q薰。

评论(11)
热度(136)

© 只有日光還唱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