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日光還唱歌。

這裡是雩鵲。
可以叫我阿鵲或鵲子,或其他只要我知道是在叫我就可以了的稱呼。

隱居狀態的話嘮,更新緩慢。
近期同人二創以薰嗣、山坂、鶴一、維勇為主。
找文請用歸檔與TAG。
若有什麼想法都歡迎告訴我 :)

よろしく。

飆速宅男衍生。
山坂。
從一開始就是山→←坂,山坂就是兩個直率的男孩子啊。





好近、……真波君,真的好近──

當小野田察覺到兩人之間距離驟減的時候,真波的氣息已經近在咫尺了。略長的髮尾在說話時不經意地搔弄過他的臉頰,儘管聲音幾乎就在耳畔而已,但是從脖子開始,直竄而起到臉上的熱度太過令人分心,到底聽見了什麼,他也快要記不得了,只能支吾著發出單調又生硬的幾個單音節作為回應。

「怎麼了,坂道君?你的臉好紅……」

「誒!…沒、沒什麼……什麼都……哇啊…!」

似乎是發現了他的異狀,本來還在說著前一個話題的真波忽然就側過了臉來直視著他,比起方才要更毫無保留的距離,讓他只能慌張地搖著頭,可是真波卻在這時候突然伸手撩起他的瀏海來。

「唔嗯嗯、好像也還好……只是有一點熱,多喝點水應該就好了吧。」

他怔愣地看著真波將掌心貼在他的額頭上,煞有其事地沉吟了一會,而後輕笑著把手上外頭還凝著晶瑩水珠的水瓶貼到了他的臉上,才終於往後拉開了距離,讓他們兩人的距離恢復到最初的程度。

「謝、……謝謝……」

訥訥地接過了真波遞來的水瓶,小野田在道謝的同時也不自覺地握緊了雙手,將那光是瓶身就沁涼入心的瓶子抵在胸口,像是這樣多少就能夠平復得了他突然莫名加速的心跳。

心跳得好快……

餘悸尚存地將手緊按在心口上,他紅著臉低頭拉開了瓶口,任由清涼的流水輕緩地往下滑過,滋潤他那即使並不乾渴,在被真波那麼近距離的凝視的瞬間卻緊縮了起來,讓他難以言語的喉頭。

──不聊自行車的話,就不知道要聊什麼了呢。

近一年前曾經聽過的話還清晰得彷彿就在耳邊,那個時候的他一下子沒有多想,只是直覺地順著真波的話回應了,後來再想起來才覺得並不是那樣的。

可以的話,不只是一起騎車、一起爬坡、說一說關於自行車的事,他還想和真波說更多的話,想知道更多關於真波的事情──什麼時候開始騎車的呢?喜歡爬坡的原因是什麼?遇到困難與障礙的時候,真波君都是怎麼解決的?那個……有沒有什麼喜歡的動漫畫作品呢……

那些放在心底許久,始終找不到適當時機說出口的問題,在他與真波交換了電話號碼後,也依然繼續被他擱置在原本的地方,積了一層又一層的灰,直到都快要被他自己給徹底遺忘的時候,忽然出乎意料的從真波口中聽見了──


坂道君還有兄弟姐妹嗎?啊,獨生子嗎,我也是呢。

啊啊、小學四年級開始的嗎?我也差不多吧,開始騎自行車以前,身體不太好,常常臥病在床,無聊的時候只能打打遊戲,雖然現在很少玩了,但是應該還算是擅長……

嗯?放假的時候一起去秋葉原?好啊,上次我也只待了一下,有點好奇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呢……無聊?不會啦,我想知道坂道君喜歡的地方是什麼樣的啊──

從沒想過會從真波那裡聽見這些話,一點也沒想到只是放在心裡悄悄期盼著的事情會突然就成真了,他一開始還沒反應過來,等到回過神的時候,已經和真波聊了各式各樣的話題,包括那些與自行車無關,只與他有關的事情也都和真波說了不少。

本來以為真波對這些不會有興趣的,但是真波卻那樣興味盎然的和他聊了那麼多,不得不說他有些高興,只是令他覺得稍微有點奇怪的是……從那以後,只要見了面,真波就總是會與他離得很近。

無論一開始的距離怎麼樣,不知不覺間就會變成就靠在他的身旁,近得什麼動作也沒做,手臂依然時不時就會碰到對方,近得可以感受到真波的體溫甚至是氣息的距離──

真波君……身上的味道真好聞啊,是用什麼牌子的洗髮精和沐浴乳的呢……

「嗯?沒有什麼特別的哦,只是一般的和家人一起用的而已,我不記得是什麼牌子了……」

「咦、……啊啊!」

直到聽見真波那輕快的回答後,才發現自己一不小心就把在腦裡想的事情說出了口,他下意識慌亂地叫了出聲後,猛的仰起頭來迎上注視著他的真波。

「……怎麼了?」

「不、沒什麼……」

將幾欲脫口而出的話又嚥了下去,小野田搖了搖頭,看著真波不以為意地笑了起來,在接過他遞回的水瓶的同時又極其自然地來探他額頭的溫度。

感受著那貼合在額上的微涼掌心,他眨著眼注視著真波,心想自己果然有點奇怪吧,也不是沒有和其他人離得很近過,但為什麼對象換成真波的時候就會緊張起來呢?

話說回來,為什麼能看見的東西變得愈來愈少了?咦、眼鏡被……


──坂道君的視力好像真的很差啊。

將拿下的眼鏡隨手放到地上,在兩人唇瓣重合的時候,腦海裡不合時宜地浮現出了試驗後的感想,真波輕輕地眨了眨眼,小野田那雙寫滿了驚訝的雙眼就近在他的眼前,但是在兩人距離化為零的此刻,他連映在那雙眼裡的自己都看不清楚了。

察覺到並沒有被推開,真波順勢地闔起了眼來,理所當然似的將手再度撫上了小野田的臉頰,指尖貼合著線條緩慢地往後游走到頸後,直到伸進了那修剪得乾淨清爽的短髮裡。

熱得流汗了……還是緊張得流汗了?

猜想著指尖上所感受到的濕潤觸感是為什麼,眼見小野田即使如此也沒有掙扎,真波只想了一下就伸出了舌來,試探著輕舔了一下那在被觸碰以後就顫抖著抿緊了的柔軟唇瓣。

「嗚…!」

──被、被舔了!

直到此刻才意識到自己現在的處境,雙手反射性地揪緊了真波的上衣,小野田緊緊地閉起了眼,再也沒有方才那樣還可以邊凝視著真波的臉,邊想著睫毛好長的餘裕。

啊、好像嚇了一跳……可是、似乎沒關係的樣子?

突然就被緊緊地抓住了,感受到那忽然一滯的呼吸,真波睜開眼來看了看小野田滿臉通紅地緊閉著眼,甚至微微蹙著眉的模樣,思索了片刻後就又重覆了一次剛才的動作。

比起前一次要再更放肆了些地沿著唇線描繪而過,在小野田似乎是吃驚地下意識張了口要出聲的時候,將舌尖往內探去,輕輕地摩娑著小野田那來不及反應,只能任由他侵門踏戶的唇舌。

「真、……真波君……」

不自覺地順著真波的動作仰起了頭,挺起了身子,奇異的感受從口中被舔弄的地方往上直竄,身體不受控制地顫抖了一下,小野田到了此刻才像是回過神來般的開始抗拒起來,卻意外地沒有受到什麼阻擾,抵在身前的雙手輕而易舉地就將真波往後推了開來。

「那個……為、為什麼、要這樣……」

聽見那微微喘著氣的詢問,迎上了小野田的目光,真波才後知後覺地想起來,在他把想說的話說出口以前,身體比腦袋動得要快,一個不小心就先行動了。

不小心搞錯了順序啊……

默默地檢討了自己一下,真波抬起眼來望著小野田那雖然流露出緊張,沒了鏡片遮掩的雙眼裡卻又閃動著一些他分不清是什麼的情緒──啊啊、如果和他猜想的是一樣的東西就好了。

「因為我喜歡坂道君啊。」

深呼吸後說出的告白一點也不意外地讓小野田瞬間定在了原地。

「……坂道君呢?」

在告白的片刻後又再出了聲,真波凝視著小野田那像是電腦當機一樣的反應,即使從一直以來,兩人間相處的狀況來看,他其實一點也不覺得小野田會討厭他,但是身體的反應卻是騙不了人的──

心臟怦怦怦的像是要跳出胸膛似的鼓動著,他第一次發現原來除了騎車爬坡以外,還有一件事能夠讓他如此清楚地感受到自己是確實活著的,那樣熱烈得彷彿要向世界宣告著自己的存在般,吵死人的心跳──

聽著自己的心跳聲,真波在沉默著等待回覆的時候忍不住也反省起了自己,先前的一切分明都好好地、按部就班地執行了,但在最後的時刻卻又隨心所欲地亂來了……

「咦……那個、真波君的話……我……」

意識到接下來就將要宣判結果了,真波不自覺地也屏住了氣。

「我對真波君……一直覺得有點奇怪……啊,不是說真波君奇怪!是說我……!在和真波君靠得很近的時候都會緊張起來,心跳得很快……」

聽見小野田說出那些不知道該說是他刻意試探,又或者該說其實又是由於身體動得比大腦還快,不小心就順著本心──想要更加靠近坂道君!才做出了那些在事後回想起來才覺得好像太快了點的舉動,真波忽然也覺得臉上有點熱了起來的微微撇過了頭把臉埋進衣袖裡。

「但是不討厭……剛才的接、接──接吻也……雖然嚇了一跳,心跳得很快,可是……一點都不討厭。」

聽著小野田那樣即使緊張得差點咬了舌也努力地說出回應,已經明白了接下來會聽見的是什麼,真波下意識地嚥了嚥口水,抬起頭來注視著小野田在一次深呼吸後握緊了雙手,緊閉起眼來的模樣。

「我也……喜歡真波君──唔嗯……!」

話才剛說完就再度被吻了,被那樣熱烈地親吻著,腦子熱得像是要融化了一樣,小野田不禁在伸出手攀上了真波的後背的時候微微睜開了眼來,緩緩地眨了一眨,在那有些模糊的視野裡,看見真波那也有些泛紅了臉,像是在隱忍著什麼似的緊閉著眼,眼睫毛不住地顫抖著的樣子。


──原來真波君也會有這樣的表情啊……


他又多知道了一件關於真波君的事情,接下來應該也還會知道更多更多,關於真波君的事……


啊,好像有點……期待了起來。





fin.



請給我更多的山坂……!

雖然性格各異,但是腳踏車的角色全都是直率的孩子呢,真波其實是稍微有點危險的類型(各種意味),但是就想寫兩個直率的孩子笨拙地談戀愛,本來想用真波角度寫從不聊腳踏車就沒話題可聊,到被雷打到(不是)想要更進一步的了解小野田,回過神來才發現這就是戀愛(?

但是順勢地寫下來就變成這樣了,來不及寫這個橋段了,下次有機會再來寫XD


评论(4)
热度(66)
  1. 斜方姬|废号勿FO只有日光還唱歌。 转载了此文字  到 AKIRAISHIDA
    可爱……转转_(:3 」∠ )_

© 只有日光還唱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