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日光還唱歌。

這裡是雩鵲。
可以叫我阿鵲或鵲子,或其他只要我知道是在叫我就可以了的稱呼。

隱居狀態的話嘮,更新緩慢。
近期同人二創以薰嗣、山坂、鶴一、維勇為主。
找文請用歸檔與TAG。
若有什麼想法都歡迎告訴我 :)

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EVA衍生。
薰嗣(Q組)。
雖然遲到了,不過還是聖誕快樂。



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真嗣打量著更衣鏡中的自己,心想他真像是個偷穿父母衣服的孩子。

過長的衣袖讓他從袖口探出的手指只露了一小截出來,衣襬更是已經過了膝蓋,無論如何看起來都不是依照原始設計該有的樣子,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大衣的剪裁與質料就和他想的一樣好,儘管他就算繫緊了扣帶,不合尺寸的大衣並沒有因此就變得合身。

但是他本來就不需要,他從一開始就沒這麼想過。

指尖緩慢地撫平衣領與成排的扣子,不屬於自己尺碼的溫暖大衣穿在身上讓真嗣有種像被人從身後擁抱著的錯覺,鏡中映出的身影分明就只有自己,但在他腦海裡卻自動浮現出了他被那雙手溫柔而難以拒絕地往後攬進懷裡的畫面,清晰得幾乎像是可以感受到身後懷抱的熱度與熟悉的氣息縈繞。

突來的遐想令他不禁微微紅了臉,有些手忙腳亂地鬆開了繫帶,脫下了大衣,好讓自己快點停止不應該繼續再發展下去的想像,在更衣室裡放任自己分心實在不是個好選擇。

更何況從門下縫隙透進來的光影晃動代表此刻有人在外頭,也許是下一個需要試衣的顧客,又或者是剛才那位殷勤招待他的店員,畢竟他進來已經好一段時間了,再不出去,可能就會引來不必要的擔心或誤會了。

推開了更衣室的門,真嗣一點也不意外地在狹長走道的盡頭看見了正繞過來查看的店員,試圖掩飾莫名湧上心頭的心虛,他朝對方微笑了一下,將掛在手上的大衣遞了出去。

「不好意思,請幫我結帳,謝謝。」

「好的,只要這件就好了嗎?」

從看向自己的目光中察覺到了店員那沒說出口的疑惑,真嗣的臉不由得又熱了幾分,下意識地移開了視線,他微微點了點頭,心想還好店員在個人好奇心與服務業的專業上終究還是選擇了後者,讓他不需要想辦法回答為什麼買的不是再小一號尺碼,對他來說應該更為合身的那件的問題。

結完帳,接過了提袋,儘管在步出大門前早有心理準備的把圍巾捂了個紮紮實實,迎面而來的凜冽寒風依然讓真嗣忍不住打了個顫,朝掌心輕輕地吁了口氣,真嗣仰頭望著被璀璨燈飾所點亮的熱鬧街道,傳進耳裡的除了嘈雜的人聲就盡是旋律輕鬆愉快的聖誕歌曲。

時光流轉,又是一個將和渚薰一起度過的聖誕節。

儘管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但是挑選禮物對真嗣來說從來就不是件簡單的事,特別當對象又是渚薰的時候就更是如此,猶豫不決了好久,一度還找上了其他人想尋求建議,只是在和真希波商量了以後,卻被笑吟吟地調侃了「哎呀、衣服不錯呢,王子應該穿什麼都好看,但是沒想到小狗君這麼大膽……送衣服給戀人的浪漫就是親手把它脫下來呦。」

被真希波的一番話弄得滿臉通紅得說不出話來,支支吾吾了片刻,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真嗣最後只能連忙找了個藉口開溜。他發誓他一點也沒有朝這方面想過,最多就是有些私心地覺得渚薰穿上應該會很好看,想看看看穿上後的渚薰到底會是什麼模樣……真的就只有這樣而已。

原先的打算被這麼一攪和後,真嗣又掙扎了好一陣子,想了半天,好不容易才用他本來就沒有這種企圖跟反正是大衣,就算替渚薰脫下來也不算什麼來說服自己。

早知道就不該找真希波商量的……

默默地在心底咕噥了一聲,現在想起這件事,真嗣的臉都還有點熱,雖然其實不算是完全沒派上用場的建議,但是被這麼說了以後,讓他後來只要看見進屋後正脫下大衣的渚薰都會忽然莫名地有些難為情。

伸出手拍了拍被冷風吹得有點冰涼的臉頰,真嗣努力地拋開了不合時宜地浮現在腦海中的畫面。算了算時間也該是時候了,再不快點回去的話,說不定就會和渚薰同時到家了,這樣一來就白費了他偷偷出來買禮物,想給渚薰一個驚喜的計畫。

薰君穿起來應該會很適合吧……要是他喜歡就好了……

手中的提袋隨著前行的步履微微搖晃,閃動的燦藍色光芒如雨點般灑落在真嗣那分不清是不是被凍得微微紅了起來的臉上,他邊如此想著,邊微微低下頭將臉埋進了那條去年渚薰送給他的圍巾裡。

真溫暖啊……







平安夜應景的飄起了雪。

不同於天寒地凍的戶外,室內溫暖得甚至讓剛洗完澡,身體還隱約帶著些熱氣的真嗣覺得有些熱,正等著渚薰洗完澡出來的他放鬆地窩在柔軟的沙發中,有一頁沒一頁地翻著捧在手上的書。

儘管比起出去慶祝,真嗣覺得兩個人待在家裡要來得更自在,但他一點也不討厭渚薰對於今晚的安排──至少得要提早個把月才訂得到位的餐廳的餐點理所當然的美味,夜景也好得無可挑剔,唯一能稱得上是困擾的只有他由於渚薰的一舉一動而不小心失序加速的心跳。

一想起了不久前的事,真嗣悄悄地看向了浴室的方向,有些慶幸還好渚薰還沒出來,他怎麼樣也不明白為什麼就算已經交往這麼久了,他卻還是對渚薰一點抵抗力也沒有。

但是仔細一想,渚薰似乎也和他一樣,或許就這點來說,他們大概對彼此都是一樣的。

渚薰走出浴室的時候,映入眼裡的就是真嗣躺在沙發上將書蓋在臉上的模樣,忍不住笑了起來,他在擦乾頭髮以後便走到沙發旁,輕輕地將書拎了起來。

「啊、薰君……」

突來的光線讓一下子沒能適應過來的真嗣眨了好幾下眼,再一仰頭才看見正朝他微笑的渚薰,連忙起了身,沒等渚薰再出聲,下一秒他就拿出準備已久,被精心包裝過的禮物朝渚薰遞了過去。

「聖誕快樂!」

雖然有點訝異於真嗣會這麼早就把禮物拿出來,渚薰仍是輕笑著朝難掩緊張神情的真嗣應了聲聖誕快樂,在接過禮物的同時,順勢地傾身在真嗣的臉頰上輕吻了一下。

來得太過迅速的舉動讓真嗣一點想躲開的機會都沒有,只能摸著被襲擊了的地方,訥訥地看著渚薰慢條斯理地鬆開了緞帶,拆起了包裝。

發現禮物是大衣的時候,渚薰一開始並沒有意識到有什麼不對勁,直到穿上了以後,隨口說了句合身得真像是為他量身訂做一樣後,他才注意到真嗣那瞬間刷紅,甚至連耳朵都紅了起來的模樣。

「嗯?怎麼了,真嗣君?」

沒有錯過真嗣的反應,渚薰放下了正在整著領子的雙手,疑惑地望向了真嗣。

「沒、沒什麼……只是在想薰君果然穿什麼都好看啊。」

真嗣說是這麼說,但是看在渚薰眼裡,真嗣那不知道為什麼不敢迎上他的目光,微微低下頭來直盯著地板,像是忽然想要研究起磁磚花紋的樣子,可是一點都不像是真的這麼想。

緩緩地眨了眨眼,渚薰又看了好一會比往常要更緊張,與其說是因為在意他會不會喜歡禮物而不安,更像是為了什麼而感到難為情的真嗣,但是他怎麼想都不明白是什麼時候,或者是什麼事情打開了真嗣害羞的開關。

輕輕彎身朝真嗣湊近,渚薰微笑著將掌心撫上了真嗣的臉頰,讓真嗣不得不再度抬起頭來。滿意地看著那雙藍眼睛裡又映出了自己的身影,他輕聲地說。

「謝謝,禮物我很喜歡。」

一點也不意外真嗣在聽見他這麼說以後會似乎又高興又鬆了口氣地露出了小小的笑容,但是那雙因為笑意而微微亮了起來的眼睛,在下一秒又立刻回過了神來,逃跑似的移開了視線。

「唔、嗯嗯……薰、薰君喜歡就好……」

被渚薰那樣直接專注地凝視著,總覺得自己似乎連話都要說不好了,真嗣有些無措地抬起了手想拉開渚薰,但是試了幾次都徒勞無功,讓他只能退而求其次地垂下眼簾,低頭將臉朝渚薰的掌心裡又貼緊了幾分。

這麼難為情的姿勢要持續到什麼時候……薰君在想什麼呢?

「真嗣君怎麼會想到要送這個?」

「誒?因為看起來好像很適合薰君,而且現在的那件也已經穿了很久了……」

「但是剛好就是我的尺寸呢,一點不合身的地方都沒有,真嗣君真厲害啊,為什麼會知道得那麼清楚呢?」

「那個、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薰君也知道我的衣服尺寸吧……」

收緊了握住渚薰的雙手,真嗣避重就輕地回答著,絲毫沒想到渚薰竟然會在這種情況下問起這個問題,實在太犯規了,渚薰是故意這麼做的嗎……?

「可是沒有辦法像真嗣君一樣那麼精準,為什麼呢?是有什麼訣竅還是秘密嗎?」

才這麼想著,渚薰的聲音就那樣輕柔地伴隨著溫熱的氣息鑽進了他的耳裡,又熱又暖得教他焦慮難耐起來,真嗣直覺就想伸手摀住耳朵,但是渚薰卻絲毫沒有要讓他就此逃脫的意思,反而變本加厲,溫柔地步步寸逼而來。

「不能告訴我嗎?真嗣君?」

「嗚……!」

再也無法忍受下去,真嗣滿臉通紅地掙開了渚薰,但卻不是逃開,而是伸出手抱住了渚薰,雙手緊緊地攀在那件嶄新大衣上,鴕鳥般的一把將臉埋進了渚薰的懷裡。

指尖劃過頸肩,掌心摩娑著擦過那如同將要展翅般聳起的肩胛骨,一路感受著那無法被衣料所阻隔的線條起伏,緊閉著眼,靠在渚薰的懷裡,真嗣一如渚薰所願地說出了那讓他想找個地方把自己埋起來的答案。

「就…、就是這樣量的而已……」

雖然只要趁洗衣晾衣的時候留意一下渚薰的衣服標籤,就能知道渚薰的尺碼大約在哪,但是更為細節的那些部分就沒有辦法靠這個方法知道了,開口問或者是乾脆讓渚薰直接去試穿也都不可行,畢竟可不能讓渚薰察覺到自己打算送他什麼,真嗣只好趁著擁抱的時候以身體去記住那份感覺,試著讓自己在試穿的時候藉此判斷。

「那為什麼剛才不說呢?」

渚薰那似乎還真的帶著幾分疑惑的詢問讓真嗣忍不住仰起頭來抗議出聲,「這…、這麼難為情的事怎麼說得出口……!」

「會嗎?可是我也都是這麼做的喔?」

「……誒?」

沒想到換來的竟然是渚薰這樣理所當然的回應,出乎意料的答案讓真嗣微微睜大了眼,不解地望著渚薰眨了眨眼,隨後就被渚薰輕笑著拉起了手。

掌心輕輕地覆在手背上,修長的手指游走著,仔細地撫過一個又一個的指節,來回摩娑著不僅讓真嗣的指尖掌心暖了起來,也連帶捂熱了那在無名指上微微閃動著光芒的銀色金屬。

「那個時候因為不知道真嗣君的戒圍是多少,所以就只好這麼做了。」

低頭輕吻那抹銀色光芒,渚薰微微抬起眼來看向似乎想把手抽走,但猶豫再三後還是沒有這麼做,只是徒勞無功地抬起手來想掩住臉,不讓他看見表情的真嗣。

「最後也買對了……果然是個好辦法不是嗎?」

在真嗣來得及逃開前就扣住了他的手,只消輕輕一帶就讓真嗣又落進了他懷裡,渚薰凝視著真嗣紅著臉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只能以幾乎察覺不到的幅度點了點頭的害羞模樣,有些想笑,但更多的在心底騷動著的情緒卻讓他在思索了片刻後,輕撫著抬起了真嗣的臉。

在近得能清晰感受到真嗣那隱忍不住的細微顫抖的距離時,他悄聲地說,「我們晚一點再繼續拆禮物吧。」

沒有拒絕的機會也不可能會拒絕,真嗣沒有出聲,只是主動地將雙手環上了渚薰的頸項作為他的回答。

熱情得讓身體熱了起來的吻讓真嗣被吻得腦袋發暈,等到察覺到不知不覺間已經被按倒在沙發上後,他喘息著微微撐起身來望著已經將大衣拋到了一旁,正準備拉起上衣的渚薰。映入眼裡的那副景象讓他忍不住嚥了嚥口水,頓時有種他其實已經在拆禮物了的感覺。

「真嗣君……」

沒給他多餘的時間繼續想下去,脫去上衣後的渚薰下一秒就以充滿了情慾的嗓音低喃著他的名字,撩起了他的上衣,低頭含住了他已經被搓揉得挺立起來的乳尖,讓他在快感的刺激下難耐地呻吟著挺起了身,緊緊地摟住渚薰。

指尖探進了渚薰的髮中,盡情的弄亂了那頭銀髮,顫抖著蜷縮起了腳趾,真嗣微微咬著唇忍著那在渚薰的煽動下愈來愈凌亂的喘息與甜膩的低哼輕吟,恍惚地想著,他是真的對這個擅自脫掉了包裝的禮物沒有任何的不滿。



fin.


聖誕篇慣例寫Q組。

最近有點忙,平安夜當天才開始寫,手感也很差,結果就是來不及寫完……沒意外的話,這是今年最後一篇薰嗣了。跨年那天要出門,大概沒時間寫。

感謝這一年來的陪伴,明年也請多指教!


之前累積的回覆等睡醒後再來……!


评论(4)
热度(124)

© 只有日光還唱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