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日光還唱歌。

這裡是雩鵲。
可以叫我阿鵲或鵲子,或其他只要我知道是在叫我就可以了的稱呼。

隱居狀態的話嘮,更新緩慢。
近期同人二創以薰嗣、山坂、鶴一、維勇為主。
找文請用歸檔與TAG。
若有什麼想法都歡迎告訴我 :)

相思相愛

EVA衍生。
薰嗣(Q組)。
情人節快樂!




相思相愛。






「是溫暖的南方小島,還是看得到極光的北國比較好呢?」

深夜時分的寢室裡,從身後忽然傳來了這麼一句詢問,手上繫著衣扣的動作沒停,正換著睡衣的真嗣轉過身,不明就裡地眨了眨眼望著已經換好了全套睡衣,臥在床上放鬆得幾乎要與床舖融為一體的渚薰。

「嗯?」

……是在說休假要去玩的地方嗎?

下意識地應了一聲,真嗣由於疲憊而變得遲緩的腦袋在緩速的運轉下還是成功地轉到了正確的頻道上。

換好了睡衣的他手腳並用地爬上了那張蓬鬆柔軟得隨著他的動作而微微晃了一晃的床鋪,才剛坐下,渚薰就往前挪了一挪,直接枕到了他的腿上。

儘管已經不再會因為渚薰這樣突來的親暱舉動而感到驚慌,真嗣還是在渚薰伸出雙手攬住他的腰時,被蹭得忍不住笑著推了推渚薰。

渚薰工作忙碌的程度就和他的職稱閃閃發光的等級一樣。

一開始,渚薰甚至連回來後都還要自主加班,書房的燈一直到真嗣半夜起來去察看的時候也還亮著,等他推了門進去,映入眼裡的總是滿桌的文件報表與還戴著眼鏡就趴在桌上睡著了的渚薰。

那時候他從沒弄懂渚薰到底是什麼時候上床睡覺的,渚薰總是睡得比他晚,起得也只比要提早起來準備便當的他稍晚一點而已。好在那種狀態沒有持續得太久,很快地渚薰就不再把工作帶回家了,也不常晚歸,就算有,也極其偶爾才會發生一次,而在那種時候,渚薰總是會在一回到家的瞬間就緊緊抱住他。

手指輕梳著那頭又細又軟的銀髮,真嗣邊想邊低頭迎上了渚薰帶著笑意的仰望。只是注視著那雙閃亮亮地看著他的紅眸,他就忍不住地嘴角上揚,他真不明白為什麼渚薰能夠如此,在帥氣的時候很帥氣,在撒嬌的時候卻也很可愛……

「南方小島……聽起來好像很不錯呢,但是極光也很棒啊,而且要看極光的話,就要趁現在去……唔、……」

微微沉吟著,真嗣認真地在南方小島跟極光之中掙扎了起來。

「真嗣君覺得哪個比較好?」

「我?我也……選不出來呢,薰君沒有比較喜歡哪一個嗎?」

眼看渚薰似乎一副要讓他決定的樣子,真嗣只得老實地搖了搖頭,反問起渚薰的意見,但不出所料,他同樣只得到了搖頭的回答──要是渚薰能決定得了,就不需要來問他了。

「乾脆兩個都去好了,這樣就不用煩惱了……」

真嗣一說完,才剛覺得好像太不負責任了些,正想改口,卻沒想到懷裡的渚薰就真的應了一聲點了點頭,笑吟吟地回應,「說得也是,那就兩個都去好了。」

糟了……!

「等、等一下啊薰君!我剛剛只是隨便說說的──」

一下子忘了渚薰對他所提出的建議很少會拒絕的,就算只是他隨口說說的也是一樣。真嗣緊張地解釋著,想讓渚薰再重新好好考慮,但是渚薰卻一副理所當然地說,「嗯?沒關係呀,如果不是真嗣君提,我還真的一直沒想到這個呢,時間上也沒問題……啊、還是說,真嗣君不想要?」

「嗯?為什麼會說到我……?」

眨了眨眼,真嗣一臉迷惑地望著渚薰,而後者在聽到他的反問後也不解似的微微睜大了眼,兩個人就那麼大眼瞪小眼地互看了好一會,渚薰才突然起了身來。

「真嗣君?怎麼了嗎?」

忽然就被渚薰蹙著眉探了探額頭,又一把將手撫上了他的頸後,把他整個人往懷裡帶,真嗣怔愣著靠在渚薰的胸前,被這一連串的舉動給弄得更是一頭霧水。

「什麼怎麼?我沒怎麼樣……薰君才是,為什麼突然……」

微微推開了渚薰,真嗣仰起頭來望著表情和剛才的放鬆完全不同,甚至可以說得上有些凝重的渚薰,莫名地也有些緊張了起來,他說了什麼不對的嗎?

「真嗣君……不想去嗎?」

被渚薰那樣謹慎而認真地詢問,好不容易才想起來大概是怎麼回事的真嗣也跟著跪坐了起來,他正襟危坐地看著渚薰,猶豫了好一會才緩緩地開了口。

「啊、……那個,薰君有這份心意,我就很高興了,沒道理總是讓薰君出錢啊,而且這次跟之前不一樣,南方小島跟看得到極光的北國,要去的話肯定要很多錢吧……」

「耶?等一下、等一下,真嗣君──」

「我沒有不想去,只是……那個、我現在的存款還沒辦法……所以……」

「不是,真、真嗣君──」

「如果等我存夠錢了,那時候薰君還願意陪我再去一次的話就好了……但是!薰君絕對不可以說什麼因為我不去所以你就也不去了的話!我的意思不是那個,我不喜──」

先前的前車之鑑令真嗣認真叮囑的聲調不禁愈來愈往上揚,也變得愈來愈激昂,但話才說到一半,那一句比起什麼都要有用的威脅還沒說出口,渚薰就直接伸手捂住了他的嘴。

「……嗚唔?」

睜大了眼,在被捂著嘴的情況就算想要喊渚薰,也只能發出那樣一聲含糊的聲音,真嗣疑惑地望著不讓他把話說完,微微撇過頭笑了起來,甚至笑得停不下來似的,不斷邊笑邊抖著身體的渚薰。

「咳……那個,真嗣君是不是忘記了?」

好不容易總算勉強停了下來,像是想讓自己重新振作過來的輕咳了一聲,放開了捂著真嗣的手,渚薰微笑著將真嗣的額髮往後撥,輕擦了擦那張寫滿了不解的臉龐。

「我……呃、忘記了什麼嗎?」

「嗯……有一件重要的事,跟剛才的那些有關係的事。」

一點也不意外會得到這樣的回答,迎上那雙眨呀眨地朝他看來的藍眼睛,渚薰的笑意又更深了,他點了點頭,捧住真嗣臉龐的手往下移動,掠過那套與他成對,米白底上有著水藍色圓點花色的睡衣領口,來到了真嗣那規規矩矩,正正經經地抵在床舖上的雙手。

「我不是在說休假想去哪玩……唔、雖然好像也算是,但是……我真的想要問的事情是……」

輕輕地拉起了真嗣的雙手,微微抬起眼來看了一下還處在困惑中,沒能進入狀況,只是傻楞楞地望著他的真嗣,那副模樣可愛得教渚薰又想笑了,而他也沒能忍住,溫柔的笑意在那雙紅眸裡淺淺地泛了開來。

「我想知道,蜜月旅行的地點,真嗣君比較喜歡哪個呢?」

一把話說完後,渚薰就看著真嗣從還在處理狀態的頓了一頓,到明白了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後,瞬間刷紅了整張臉,拚命地低下頭來想要把臉藏起來的模樣。

沒有鬆開手讓真嗣如願地去當他的鴕鳥,微微使力將拉著的手往自己的方向又拉了一些,縮短了彼此的距離,渚薰愉快地看著真嗣那紅潤得像蘋果似的臉頰,以及那雙突然眨了又眨,滿盛著赧色的藍眼睛,幸福感像打發的鮮奶油一樣,甜蜜地在他的胸口中膨脹起來。

「我……、我不小心忘了……」

在被渚薰傾身在頰上輕吻的時候,囁嚅著說了出口,真嗣還想解釋他真的不是故意的,渚薰的吻就從臉頰移到了眼角、眉間,甚至是鼻尖,細細碎碎地散落下來,讓他癢得忍不住躲閃起來,一句話都沒能說好。

「啊、薰君,好癢……不行,唔唔、等一下啦……」

一撇過頭要閃開就反而讓吻落在了頸上,舊的還沒解決,新的弱點就又主動曝露了出來,真嗣邊掙扎著想把話說完,邊試圖要讓渚薰停下,只是不知道是什麼打開了渚薰的開關,偏偏在這種時候,渚薰就會一反平常的聽話,無論他怎麼抗拒都沒用。

「唔……等一、…嗯嗯……」

碎散的輕吻一路從額上往下蔓延,本來被吻的時候真嗣還只覺得癢,但在不知不覺間就變成了別種的感受,身體像沾上了麥芽糖般,又黏又甜的,沉得讓他不禁一點一點地順著渚薰的傾身而往下倒,推拒的動作也變得遲鈍了起來。

還沒完全死心,真嗣才剛伸出手想去推開渚薰那朝他頸上襲來的唇,但是吻就那樣順理成章地落到了他閃耀著光芒的無名指上,以及左手的每根手指與掌心上。

掌心抵著渚薰的唇瓣,他看著渚薰那副彎起嘴角,高興的樣子,雖然完全不懂渚薰在想什麼,但也知道他根本一點都不在意自己壓根就忘了都已經戴上戒指了這回事。

要渚薰等一下的話到了最後簡直就像是在提醒他什麼時候可以襲擊自己一樣,被吻了一口又一口,真嗣到了最後也不再說等一下了。

他微微努著嘴,紅著臉望著渚薰那根本就不打算停下來的模樣,只花了最後三秒鐘猶豫,接著就一股作氣地把手勾上了渚薰的頸後,直接往床上一倒,一把將他名義與實質上的未婚夫往下拉進了柔軟的床鋪裡。

哎、床鋪真的好軟。

指尖打繞著那頭貓毛似的銀髮,忙得沒空閒再說話的真嗣只得想著:他們可以「等一下」再繼續討論關於新婚旅行地點的事,畢竟那個不急、真的一點都不急。




fin.


想寫一篇輕快點的,趕著情人節寫了一篇甜的,是好久不見的總裁薰(?)

很久沒寫這麼輕快的Q組了,一直都是讓貞組來擔當,忽然覺得有點新鮮XD,應朋友要求,所以是總裁薰跟脫線人妻(!?)

情人節快樂!



评论(7)
热度(96)

© 只有日光還唱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