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日光還唱歌。

這裡是雩鵲。
可以叫我阿鵲或鵲子,或其他只要我知道是在叫我就可以了的稱呼。

隱居狀態的話嘮,更新緩慢。
近期同人二創以薰嗣、山坂、鶴一、維勇為主。
找文請用歸檔與TAG。
若有什麼想法都歡迎告訴我 :)

発展途上

刀劍亂舞衍生。
鶴一。
校園+ABO,避雷注意。
Alpha 鶴丸 x Omega 一期



発展途上



關於發情期,鶴丸從小到大所上過的健康教育課都是這樣解釋的──

Alpha、Beta、Omega 的分界點大約在十四、五歲左右,視個人體質或家族遺傳有可能會再提前或延後個兩到三歲,但不變的是,一定先是身體發育已經達了一定的成熟度後,才會開始發生明顯的轉化,因此一旦發生了轉化以後,身體已經做好了撫育下一代準備的 Omega 就會進入俗稱的發情期。

這時候的 Omega 會受到體內激素的影響,不自覺地散發出一種只有 Alpha 聞得到的獨特氣息。每一個 Omega 所散發出來的氣息都是獨一無二的,有的人聞起來是山百合加上佛手柑的清新香味,而有的人則是柚木與麝香的混和,而且就像是香水一樣,會隨著時間與身體狀況產生些許細微的變化。愈是契合的對象,所感受到的氣味就愈是細緻與濃烈,Alpha 本身受到的影響也就愈強烈。

雖然 Alpha 對於 Omega 有著出於本能的保護欲及佔有欲,但一般來說,如果不是契合的對象,那麼就算聞到了 Omega 所散發出來的氣息,Alpha 的感覺也就只是醉了而已,會覺得有些暈陶陶的,會受到本能的影響想要呵護照顧正受到發情期折磨的 Omega ,為他緩解身體的痛苦,而非是出於佔有欲。

只有在遇上了真正契合的對象的時候,他們的理智才會在瞬間被拋得遠遠的。

彷彿他們的造物主認為只有一方受到激素的折騰,只有 Omega 會因為進入發情期而痛苦不堪也太不公平了,Alpha 向來穩定的激素會跟著紊亂起來,他們會心跳加快,渾身發熱,感官比平時要敏銳上數十倍,腦袋跟體內深處都開始隱隱作痛起來,不由自主地就會循著氣息的來源,彷彿受到牽引似的尋找起散發出那股氣息,令他被折騰狼狽至此,卻也是唯一能夠解救他,令他擺脫這種困境的 Omega。

簡單的肢體接觸就可以達到緩解與穩定的作用──

說是這麼說,但 Alpha 通常都不會只靠單純的肢體接觸讓激素逐漸平緩,等腦子冷靜下來就算了,對於契合 Omega 的強烈佔有欲會讓他們本能地想要透過結合來將 Omega 標記成自己的所有,從根源直接杜絕掉其他 Alpha 接近自己的 Omega 的可能。

而一旦與 Alpha 結合後,Omega 體內的激素就會平穩下來,那股在 Alpha 聞來堪稱張狂至極的氣味也會慢慢收斂下來──

至少在鶴丸的認知裡,本來應該是這樣的才對,他所認識的朋友們也都是這樣的,但是偏偏在他和一期一振身上卻似乎並不是這麼回事。





鶴丸和一期一振認識得很早,早在他們的身體發生轉化,開始區分出誰是 Alpha、Beta 與 Omega 之前,他就和一期一振當了好幾年的同班同學了,在進了高中以後,一期一振甚至還當上了他們學校的學生會長,而那個時候,一期一振還沒有發生任何的變化。

當大多數的人都以為一期一振應該會成為 Alpha 的時候,只有鶴丸跟一小部分的人覺得一期一振應該會是 Omega。鶴丸不知道那些其他人是怎麼想的,他也不是很想知道──好吧、其實他大概猜得出來是為什麼,可是他才不想承認除了他以外,還有人在那個時候就察覺到了一期一振的氣味。

他能感覺到那是理所當然的,畢竟一期一振和他可是屬於彼此的,是一億三千萬分之一的機率,是絕無僅有的組合,憑什麼其他那些無關緊要的人也能聞得到一期一振身上那股好聞的氣息?總之──這個不是重點,重點是──畢竟他們離得那麼近,一發生轉化後,一期一振剛進入第一次的發情期的時候,他立刻就意識到了。

那天還好死不死的正好是平常的上學日,鶴丸活到了十六歲才第一次發現自己在心跳加快、呼吸急促並且還這裡那裡到處都痛得讓人受不了的狀態下,還可以用跑百米的速度從校門口一口氣直奔到該死的位在七樓的學生會室。

向來聰明過人的一期一振,卻在這種時候慢了好幾拍,一點也沒意識到自己的身體不適是為什麼,以及為什麼他剛走出了學生會室,只是想去個保健室而已,就有那麼多人主動和他搭話,關心他的狀況,和他說著如果需要幫忙的話請儘管開口──他的身體狀況已經差到旁人一看即知的狀態了嗎?

還摸不著頭緒,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的一期一振出於習慣地,微笑著婉拒了那些人,也弄不懂為什麼在朝他們微笑說話的時候,那些人會直接往後退了大一步,露出好像非常掙扎難為的神情。

好不容易擺脫掉了那些人後,他才剛走到了長廊的轉角處,正準備難得地利用一次學生會長的特權去搭電梯時,鶴丸就氣喘吁吁,渾身是汗的從一旁的樓梯跑了上來,咬牙切齒地對他說了一句你這笨蛋,接著就一把將他又拉回了學生會室裡,砰的一聲重重地關上了門,連解釋的話都不先說,就緊緊地把他摟進了懷裡。

一期一振直到被鶴丸不由分說地抱進了懷裡,感受到自己本來疼痛難當的身體在被鶴丸那好聞氣息的團團縈繞下,逐漸平復了下來,意識到自己對於與好友的肢體接觸竟然會異常的沉醉與眷戀後,才總算後知後覺地明白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曉得了那些令他不適的狀態並不是因為生病,而是他終於迎來了比起常人來說稍微晚了一些的轉化。

而鶴丸也就是在那個時候意識到了平時和他有說有笑的好友正是與他契合的 Omega,他們的學生會長從那天起就從眾人口中的王子殿下變成了屬於他的高嶺之花。

對於自己會轉化成 Omega,一期一振似乎也沒有太過訝異,很快地就坦然接受了。鶴丸本來還為此而慶幸,心想著這樣至少一期一振應該不會對他太過抗拒才是,畢竟 Alpha 和 Omega 的預期落差有些大,不一定每個人都能夠接受得了,但是後來他才發現,就算一期一振似乎沒什麼心理障礙地就接受了,他跟一期一振早就認識這點也沒有為他帶來多少好處。

明明就有他在了,一期一振還是會為了不想受到激素的強烈影響而使用抑制劑,至於結合就更是不用想了,一期一振直接一句我現在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就讓他只能默默地點了點頭,安分地守在一期一振的身旁等著他哪天做好了心理準備再說。

雖然因為抑制劑的作用,他所受到的影響也沒那麼劇烈了,但是身為一個 Alpha ,明明就感受到了自己的 Omega 對他所傳遞出來的訊息,卻沒辦法徹底地佔有他,還是讓受到本能驅使的鶴丸光是忍耐就忍得很難受了。

或許是察覺到了他的煎熬,也可能多少是對於他的耐心等候的獎賞,一期一振開始會放身為無關人士的他進到學生會室裡。在只有他們兩人獨處的時候,允許他將他摟進懷裡,飲鴆止渴似的吻一吻他,好讓他腦海裏那吵得令他快受不了的佔有欲能因此而暫時消停一會。

儘管他的本能對於他們這樣的互動處在一個雖不滿意但尚可接受,可以的話,還是快點把一期一振標記起來最好的狀態,但是鶴丸和一期一振也已經認識那麼久了,深知一期一振雖然外表看起來溫和,但骨子裡卻是個一旦決定了要怎麼做就一定會做到的人。

往好的方面想這叫作有決心跟執行力,然而另一方面也就意味著他有些固執,而且是標準的吃軟不吃硬,以為他看起來好欺負,想用這點去佔他便宜的人無一不在後來受到了慘痛的教訓。

正是因為瞭解一期一振的個性,所以鶴丸一直都非常的克制,只有非常偶爾的時候,他才會忍不住稍微嘀咕個幾句,而後被一期一振笑著說這樣才叫作交往啊──

不受激素劇烈影響的 Beta 都是這麼做的。以前我也和你說過,我覺得這樣滿好的,如果哪天遇上了我的 Omega ,我就會這麼做……嗯,雖然跟想像的不太一樣,最後是遇上了 Alpha……但是,你不覺得像這樣慢慢來也滿好的嗎?

面對將他按在沙發椅裡,把他當成了靠墊,整個人放鬆地坐在他身上,悠悠哉哉地翻著書,渾身由於發情期而散發出甜蜜氣息的一期一振,被那股香氣弄得暈陶陶的鶴丸只能雙手摀著臉,軟弱地說好,而後被一期一振獎勵般的側過頭,拉開他的手在他的唇上吻了一口。

正如他對一期一振的熟悉,一期一振同樣也對他瞭解得很,非常清楚該怎麼做才能馴服得了他那名為本能的野獸。

他們照著一期一振所說的方式交往了半年,從牽手、擁抱到親吻,以及隔著衣服的撫摸觸碰──真的是名副其實的隔靴搔癢,明知道最能消弭體內的那股燥熱的方法是什麼,他卻得要忍著不做,甚至還得面對一期一振有意無意的煽動──

鶴丸從來沒想過,有朝一日他會那麼痛恨寬鬆透氣的夏季制服。

雖然有抑制劑,但那本來就治標不治本,根本沒辦法不讓進入發情期的一期一振不散發出比平時還要強烈的氣息來,而悶熱的夏日又將那股香氣進而提煉精純了,如果一期一振一直都待在有冷氣的學生會室裡也就算了,偏偏就算是學生會長也是得要和其他人一樣在沒冷氣的普通教室上課的。

鶴丸幾乎是用盡了全力才沒撲過去把熱得額上與頸後都滲出了汗來,加深了那股甜蜜氣息,又因為發情期而比平時來得更疲倦,臉色更紅潤的一期一振一把拉進自己懷裡,用外套緊緊地蓋住他,朝其他 Alpha 吼上一句不准看——

他真的沒吼,只是一有人看向一期一振就用惡狠狠的眼神瞪著他們,然後一下了課就立刻把一期一振拉進了學生會室裡,在佔有欲的驅使下,將一期一振緊緊地按在門上,在他來得及開口說話以前,直接就低頭咬了上去,儘管被一期一振掙扎著推了推也沒理會,反而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又咬又舔地吻去了那些汗水,又在那纖細白皙的頸上留下了宣示主權的吻痕後,他那由於佔有慾而暴走的腦袋才總算稍微冷靜了下來。

終於找回了理智的他望著上衣被他扯得凌亂,頸項上到處散落著他的咬痕跟吻痕,似乎沒想到他的反應會這麼大,還有些反應不過來的一期一振,低聲地說了句抱歉,緩緩地鬆了手往後退開。

他一言不發地離開了學生會室,臉色糟得連平時那些會拿他和一期一振的事情來開玩笑的同學們也沒人敢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等到他拿了體育服回來的時候,一期一振已經整理好服儀了。

隔了比平常還要遠的距離,他遞出了他的體育服要一期一振換上,打算用自己的氣味蓋過去,好讓一期一振的氣息不那麼容易被注意到。

靜靜地凝視著連抬頭看他都不敢的鶴丸,一期一振點了點頭,接過了他的運動服,背過身去依言換上了,然後在鶴丸為了自己的衝動而感到狼狽不堪,轉身就想先離開的時候,一把拉住了他的手。無視了還掙扎著想往後退開的他,主動靠了過來,踮起腳在他的臉上輕吻了一下,溫柔地說了句我知道,不要緊的。

……你才不知道。

他在心底微弱地反駁著。雖然沒把話說出口,但一期一振卻好像聽見了一樣,輕笑著複述了一次。

我知道的。

而這次,他連在心底反駁的機會都沒了,因為一期一振在說完後的下一秒便將手摟上了他的脖子,用一個吻奪去了他所有的思考能力。




只能外連的後半段



應點文而寫的 Omega 女王一期不給吃的ABO。

雖然想當紳士但理智線斷掉就變成了另一種紳士的鶴丸,以及一開始還游刃有餘,但是戀心覺醒後就也主動丟出了直球的一期。

青春校園跟ABO的部分都寫得很開心(誒


评论(15)
热度(165)

© 只有日光還唱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