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日光還唱歌。

這裡是雩鵲。
可以叫我阿鵲或鵲子,或其他只要我知道是在叫我就可以了的稱呼。

隱居狀態的話嘮,更新緩慢。
近期同人二創以薰嗣、山坂、鶴一、維勇為主。
找文請用歸檔與TAG。
若有什麼想法都歡迎告訴我 :)

Everybody Knows

Yuri on ICE 衍生。
維勇。
寫在Ep6之後。



Everybody Knows






將一頭霧水的勇利拉到了角落,維克多伸出手來捧住了那張還泛著紅暈,摻雜著幾分迷惑不解神情的臉龐,深深地吸了口氣,覺得自己簡直就要止不住那猶如洪水般氾濫而出的高昂情緒。

勇利,他的勇利。

他的如此驚艷了全場卻還不自知的勇利。

儘管在勇利一下場後他就忍不住緊緊抱住了他,但是完全不夠,僅僅是這樣的舉動根本無法宣洩得了他的興奮喜悅,這股就要滿溢而出的情感找不到一個適當的出口,堆積在他體內讓他幾乎為之心痛。

他想大叫出聲,他想向全世界的人得意洋洋地炫耀這顆被他打磨發亮的寶石是如此的閃耀美麗,大聲宣示你們都沒能看出他的資質潛能而我看到了,但比起向世人證明他的眼光,他更想將這份孩子氣的驕傲之情以及所有的溢美之詞全都傾數傳達給他那對於自己有多麼動人仍一無所覺的寶石。

言語是如此無力的東西,他不斷地說著說著,卻覺得怎麼樣都說不完,他所通曉的語言有那麼多種,可是在那之中卻找不到任何一個能完整地表達出他的情感的言詞,他的心為此焦急萬分,猶如被烈火焚燒,被萬千蟻噬。


……勇利。


所有的話語到了嘴邊都成了這麼一句輕嘆。


那些無法言喻的,或是說上一千次也不夠,可能永遠也說不完的他的情感全都在那之中了,而他甚至不確定那能否被解讀得出來,只能苦苦地忍耐著這份感受,祈禱他無法被賦予言語及任何形體的情感能傳達得到對方的心中。



「維……維克多?」

在長長的一片靜默後,終於戰戰兢兢地開了口,被維克多用雙手捧著臉,似乎在忍耐著什麼的直盯著看了半天卻只等到他的一聲長歎,本來就是在一片混亂下被拉到角落來,壓根不知道維克多想做什麼的勇利忍不住有些不安了起來。

是關於比賽的事嗎?

他覺得自己剛才的表現應該還不錯,該跳成功的圈都跳成功了,也沒有什麼其他的失誤,而且下場後維克多也表現得很高興,還對著他嘰哩瓜拉的說了一堆有的沒的,但那個時候的他急著想知道分數,所以也沒怎麼仔細在聽。

最後得到的分數也的確很不錯,照理說不應該會讓維克多歎氣的才對,而且還對著他露出了這種欲言又止的表情——這遠比被維克多直接指出他的缺點還要更令他不安,他簡直難以想像這世間會有什麼事情是能讓維克多這樣欲言又止的。

該不會是維克多發現了什麼不對勁吧?是他的TES還是有什麼問題嗎?所以維克多才特地把他拉到這個罕無人跡的角落來打算跟他說——

越是思索下去就越是不由得感到害怕,勇利望著始終不發一語的維克多,本能地嚥了嚥口水,握緊了手,他覺得自己就快要被圍繞在他們周遭的這份沉默給壓死了。


說點什麼吧。


他幾乎是在心底祈禱著希望維克多能開口說話了,隨便說點什麼都好,一個平常那麼多話的人忽然之間就不說話了實在不是普通的可怕,而且還是在這種情況下,簡直沒有比這更恐怖的事情了。

「……」

只是他的祈禱似乎沒能上達天聽,聽見了他的呼喚的維克多雖然眨了眨眼,但隨後而來的卻是另一聲長深深的嘆息,而且這次還伴隨著似乎十分困擾的抬手抹臉——

這在勇利的經驗中絕對不是什麼好徵兆,每當切列斯提諾做出這個動作的時候通常就意味著他要說什麼讓他覺得很無奈卻又不得不說的事了,而這通常都跟他的表現有關。

「維——」

想著在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好不容易鼓起了勇氣再次出聲呼喚,但話都還沒說完,維克多就忽然將手搭上了他的肩,讓他嚇得頓時噤了聲,還差點咬到了舌頭,原先的勇氣瞬間煙消雲散。

「勇利。」

維克多的聲音帶著點似乎在隱忍著什麼的無奈,撫上他的臉頰的手也與往常不同,帶了些猶疑與退卻,他甚至覺得好像有一點點的顫抖,但那肯定只是他的錯覺,維克多怎麼可能會呢。

他沒有出聲,只是望著維克多眨了眨眼,很輕很輕地順著掌心的輕撫而將頭微微低了幾分,安靜地斂起了目光來望著維克多那條嶄新的領帶。如果待會等著他的是什麼糟糕的消息,那先讓他有個心理準備吧,他不想輕易就被維克多從自己的眼裡看出些什麼,那樣實在太血淋淋了。

他靜靜地,堪稱是等待宣判似的等待著,感受著維克多的手掌從他的臉上往下遊走,緩慢地撫過他的頸側,沿著他的鎖骨而後按在了他的肩上。

太久了,這簡直快要了他的命。

被以一種似乎要宣佈什麼大事似的手勢給按住了肩,他默默地如此想著,然而他卻沒有等到維克多開口,那隻手就離開了——只是短暫的離開而已,很快地他就感覺到了探進他髮間的手指觸感。


這是——


忍不住瞪大了眼,待他意識到這一切其實是怎麼回事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下一秒維克多就低下頭來吻住了他的唇,將他所有來不及說出口的話全都悉數嚥了下去。穿梭在他髮間的手也微微施了力讓他像是渴望著被親吻似的仰起頭來朝維克多傾身靠近。

什麼?

親吻來得叫他措手不及,但維克多卻沒打算給他任何反應的時間,輕而易舉地挑開了他一時也忘了要反抗的牙關,熟門熟路地長驅直入,恣意妄為地舐弄著他的裡裡外外,熱切得讓他下意識地想往後退,可是連腳都還沒踏出去就被維克多發現了意圖,一把將他按進了懷裡,將手緊緊地摟在他的背後令他退無可退。

「唔……!」

幾乎是毫無選擇地迎合了維克多的親吻,任由他以舌尖到處觸碰著他敏感的地方,從上顎到頰側以至於滑過齒列,激起一陣陣讓他差點出了聲的酥麻。

已經快要分不清什麼是自己的什麼又是維克多的了,唇舌交纏之中他可以感覺得到自己的呼吸逐漸變得凌亂了起來,維克多熟知他的一切喜好,而且該死的擅長親吻——即使沒有比較的對象,他也知道那絕對不是什麼一般都這樣。

他曾經想過自己是不是該對這件事有什麼想法,但是親吻他的人可是那個維克多——他的那麼一點心思很快地就被察覺到了,而且隨後就被興致勃勃地來了個充滿了實際演練的教學,他在那之後就再也沒在意過這件事了。

好不容易似乎終於等到維克多滿足了,他微微撇過了頭,拉開了與維克多的距離,為自己換得了一絲喘息的空間。他邊喘著氣,邊忍不住抬起手來擦了擦嘴,維克多的觸感還鮮明地,堪稱是熱辣辣地殘留在上頭,而他一點都不想知道現在的自己看起來到底是什麼模樣。

他沒有出聲問為什麼,維克多望著他的表情就已經說明了一切。他早該注意到那雙眼裡閃耀著的光芒,維克多在高興的時候就是那樣眨著一對彷彿滿天的星斗都盡納於其中的雙眼,絲毫不掩飾他的喜悅。

「……」

他張了張口,本來是想說點什麼的,也許是抱怨或之類的話,可是維克多卻在這時候輕聲地呼喚了他,讓他的話又輕易地就全都沒了蹤影。


——勇利。


維克多那帶著輕笑的聲音聽起來是如此的欣喜與溫柔,他從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名字能被維克多念得如此特別,像是什麼被捧在掌心之上仔細呵護的珍貴之物。

他抬起眼來望著滿眼笑意的維克多,猶豫了大概三秒左右的時間,最後還是主動張開雙手來抱住了維克多。

他的手才剛搭上維克多的肩,整個人就立刻被緊緊抱住了。維克多就像是個第一次收到生日禮物而高興過了頭,不懂得也沒辦法控制力道的孩子一樣的緊抱著他,而他也只能順著維克多的動作,緩緩地放鬆了身體將頭枕在他的肩上,茫然地猜想維克多大概是真的、真的很高興。

維克多對他的表現好壞十分直白,從不諱言他的不足與缺點,有時候甚至直接得有些殘酷,但在覺得好的時候也同樣不吝於稱讚,好像巴不得用那些讚美將他整個人都淹沒似的,而這一直都讓無論被維克多說了多少次你要更有自信點,卻還是沒辦法那麼快在短時間內就改變的他感到安心。

在維克多的肩上輕拍了拍,他在維持著同樣的姿勢被抱了好一段時間後,終於忍不住微微側過頭,有些遲疑地開了口。


「維克多……回去了吧?」

眼看維克多還是沒什麼反應,他只好老實地繼續說,「待會就要輪到克里斯上場了,我不想錯過他的——」

然而,話才說了一半就立刻被維克多一把摀住了嘴截去了聲音,他不解地眨著眼看著維克多有些孩子氣地鼓起了臉來。

「唔,不要在這種時候提起別人。」

完全弄不懂維克多說的這種時候到底是什麼時候,他微微蹙起了眉來,一時也不清楚到底該追問還是索性無視他,但是腦海裏才剛浮現這個念頭,一看見維克多那副孩子氣的模樣又覺得算了。

拉下了維克多的手,他輕輕地嘆了口氣,一點也不意外自己終究還是選擇妥協了,「那就再一下……再一下下而已喔。」

儘管加強了語氣又重複強調了一次,但維克多似乎完全沒把他所說的放在心上,只是輕快地應了一聲,接著就又朝他低下了頭來。


不是這個的一下下——


當維克多的雙手再度撫上他的臉頰與髮間的時候,他只來得及在心底吶喊出聲,接下來便徹徹底底地失去了說話的機會,只能在有些模糊的視線中看著那雙就近在眼前的藍色瞳眸清晰地映出他的身影,在那之中看見維克多從不掩藏也掩不住的情感如同翻騰席捲的浪潮朝他侵襲而來。

他們之間的距離實在太近了,近得讓他已經分不出來那隱含在四目相交與擁抱之中,彷彿要將他整個人都吞沒掉的究竟是他的想法還是維克多的,又或者是他們之間所共享的,一切都是那麼的模糊不清,曖昧不明。

所以他只能伸出手來抱住了此刻對他來說唯一清晰而真切的這個人,任由他將他拉進那逐漸蔓延而出的欲望之中,令他不由得萌生出或許就這麼被淹沒也不錯的想法。



fin.



Title 來自 Lovebugs 的 Everybody Knows I Love You。 

隱去了後半段,因為除了 I Love You 以外還有很多所有人都知道了的事(?

我覺得維克多在 Kiss & Cry 時幾乎無法克制情緒的那種地方非常的可愛,感覺他想狠狠地抱住勇利,然後用各種語言各種詞彙跟勇利表白,直到確定勇利真的知道了自己的表現究竟有多棒而不是傻楞楞地說什麼不知道大家覺得怎樣。



评论(11)
热度(229)

© 只有日光還唱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