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日光還唱歌。

這裡是雩鵲。
可以叫我阿鵲或鵲子,或其他只要我知道是在叫我就可以了的稱呼。

隱居狀態的話嘮,更新緩慢。
近期同人二創以薰嗣、山坂、鶴一、維勇為主。
找文請用歸檔與TAG。
若有什麼想法都歡迎告訴我 :)

It Takes Two

弱虫ペダル衍生。
山坂。少許的東卷。
關於進入交往中期後的熟悉與笨拙的故事。



It Takes Two。



直到踏進玄關的時候,真波才想起來他忘記帶牙刷了。

升上大學後,初次到小野田住處過夜的他什麼該帶與不該帶的都帶了,但偏偏就是忘了帶這樣最基本的盥洗用品,而當他終於想起這件事的時候,他們已經爬完了坡,回到了小野田的住處。

夕陽餘暉從敞開的門外往裡攀伸,溫暖的橙紅色映在小野田的臉上,已經看不到片刻前還凝在額邊的汗水了,只有鏡框不時地閃爍出光芒,閃閃亮亮地像是劃過天際的流星,令真波想起他曾經偶然地在夜裡的山道上看過那麼一次。

不是他所熟悉的,在攻上山頂時那鋪天蓋地而來,彷彿要將他拉進那片光中...

無畏者為獅心亦或蛇眼

飆速宅男衍生。
山坂。少量東卷。
HP paro。前篇是〈凡龍安於眠者忌驚




無畏者為獅心亦或蛇眼





「在睡覺……」

「嗯,在睡覺呢。」

真波與小野田才剛有些訝異地出了聲,本來正打著盹的雪鴞就微微張開了眼,茶褐色的雙眼直盯著在牠面前一前一後探出頭來的兩人,除此以外就一動也不動的,甚至連稍微轉一轉眼睛都沒有。

即使明白貓頭鷹看起來大多都是如此的,那副沒什麼反應,又面無表情的模樣還是讓小野田不禁懷疑起眼前其實應該是晝行性的雪鴞是不是還沒睡醒……

「嘿……好了!坂道君還沒好嗎?」

聽見真波的呼喚後,小野田才後知後覺地發現真波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迅速地將回信繫到了雪鴞的腳上,連忙點了點頭走到自己那身...

凡龍安於眠者忌驚

飆速宅男衍生。
山坂。
HP paro,採用繁體版的譯詞。
有漫畫進度的劇透,動畫派慎入…!



凡龍安於眠者忌驚。





湖水綠的水光在天花板上輕盈地盪漾,不時泛起一陣陣的漣漪波浪,隱約映出一抹模糊的影子,彷彿游魚般靈動迅速,又似蛟蛇般從容不迫。

站在衣櫃前的真波只是不以為意地揉了揉眼,打了個呵欠,不緊不慢地繼續穿上長袍,繫起他的領帶,反正就算試著去看,他也從來沒看清楚游過去的到底是什麼生物。

同寢的其他人都不在了,寢室裡只剩下真波一個人慢條斯理地在換著衣服。

散發著螢綠光芒的幾盞小圓燈騰空漂浮在寢室上方,真波曾經在無聊的時候揮了揮魔杖讓燈盞緩緩降了下來,好奇地用手觸摸過一次,發現那樣...

よろしく。

飆速宅男衍生。
山坂。
從一開始就是山→←坂,山坂就是兩個直率的男孩子啊。



好近、……真波君,真的好近──

當小野田察覺到兩人之間距離驟減的時候,真波的氣息已經近在咫尺了。略長的髮尾在說話時不經意地搔弄過他的臉頰,儘管聲音幾乎就在耳畔而已,但是從脖子開始,直竄而起到臉上的熱度太過令人分心,到底聽見了什麼,他也快要記不得了,只能支吾著發出單調又生硬的幾個單音節作為回應。

「怎麼了,坂道君?你的臉好紅……」

「誒!…沒、沒什麼……什麼都……哇啊…!」

似乎是發現了他的異狀,本來還在說著前一個話題的真波忽然就側過了臉來直視著他,比起方才要更毫無保留的距離,讓他只能慌張地搖著頭,可是真波卻在這時候突然伸手撩起他的...

© 只有日光還唱歌。 | Powered by LOFTER